那刻 为你悸动阳产土楼

来源:未知 发布日期:2017-12-18 阅读次数:

这是我生活的城市,我不懈的从密集的高楼缝隙中穿行,努力从牢固密实的防盗网中朝外张望,力图行得畅些,看得远些。我不知是不是围城效应,总想在繁忙之余逃得远些,再远些……可我又会逃向哪里?哪里又可以将我原本温软的心,在一次次踏上被人神话了的理想圣地,体会着又被商业化的每每失望中破碎,于是将心灵慢慢扎上钢筋灌入混凝土,麻木、夯实、坚硬。

 

    嗅着浓烈的都市商业味道,害怕自己愈发的冷漠。不行,我必须再次突围,寻一方谧静,洗却满耳的喧嚣,觅求能触摸自己灵魂的方向……

 

    半月前的一个晚上,随着合肥《第一时间栏目》播报:深渡镇阳产村惊现土楼!盯着这样画面,我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画面中的那几个字深深刻入记忆——歙县深渡镇阳产村土楼。我必须要去,我已无法阻止内心的憧憬。不停的在网络里搜索“歙县”、“深渡”、“阳产土楼”。不住的点击阳产土楼新近才有的一幅幅图片,随着网络的引领,“我爱深渡”的网易博客点燃着我的眼睛,毫不犹豫的闯进去,我要了解深渡,走进土楼。

 

  【一  】游走深渡,感怀深渡藏龙湾人家

 

     一直感悟着“上帝咬过的苹果”这个哲理故事,上帝会因为特别的宠爱而深咬你一口导致失去,更因为宠爱会馈赠某种幸福。我来不及分析上帝如何咬了我,因为上帝似乎有点宠爱我,让我嫁了这么理解体贴为人及其方正的老公,他总是微笑着面对我的旅游热情,总能在他的特别忙碌中又挑起我在生活、生意上应该承担的责任,一如既往的支持我灵魂深处对某种境界至真至纯的理解,对某种生活方式的渴望。4月19日中午12点我带着老公买得烧鸡、水果、零食,携着我亲密的友出发了。

     我们乘上了合肥到歙县最慢的快次火车,终于在晚上快8点到了徽墨、歙砚之乡——歙县,领略着县城雨夜的新安江灯光,听着江中青蛙的呱呱声,很快乐。友说:“青蛙叫就是求偶,蛙声越大越有吸引力。”对于她的渊博我是向来很欣赏的,听着青蛙、蛤蟆的情歌,就是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20日上午我们穿过八角牌坊拜访了陶行知纪念馆,体会着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走一根草去”的无私奉献精神,激励教育处身现代的我们。深思着该以怎样的态度和热情对待自己的人生。体会着人生价值的深层意义。拷问自己:我的心里是否早已杂草满地?

    十一点我们从歙县汽车站乘做了8元的大巴,在徽山深处穿行,雨过多云,山中飘满绿香的空气,有些难言的激动,我从友的眼睛里读到了清亮的喜悦,这喜悦何尝不同样流淌在我的心底?很快我们和当地人熟络了起来,当我问起阳产,他们只是似乎知道。我有些不被理解似的担心,我如此向往的地方难道闭塞到当地人都不太熟悉?

     四、五十分钟的车程,我和友站在了深渡的街头,简洁的几条路,对于自由行的我们开始有点陌生的茫然,然而深渡的车友很是热情,帮我们带进了一家旅社,又忙活着帮我们打听阳产土楼情况,在我们的一再谢别下陌生的他才放心般的离去。旅社老板也不是很了解阳产,只是说可以帮我们联系包车。

    我向友提出:“要不我们给我爱深渡提到的深渡藏龙湾人家老板娘打个电话吧?”

    “试试。”友也动心。

     找出记下的号码,拨了过去,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爽朗干脆的说话声:“在哪呢?我马上过来,想去土楼吧?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质朴的老板娘骑着电动车出现在我们眼前,看着她灿烂朴实的笑容,我有了种说不出的放松,向她简单询问了房价后便带着几分信任随着她前去看探。

    这是一栋别墅般的大宅院楼房,山中小镇,这三层精致的楼房不正是久居城中的人渴望的田园别墅吗?

我立即认出了院中走来的我爱深渡博客的主人,不禁喊了声:“汪老师!”  哈哈,他竟是深渡藏龙湾人家的男主人!

     一楼散发徽墨之香的客厅,倾吐着主人特有的文学情趣、艺术素养。二楼的住房,怎么也不会和旅馆联系起来,这分明就是回家!菠萝格实木地板、落地墙体壁柜、还有满是藏书的书柜、温馨的洗浴间,突然家的味道住进心底……

    楼下的汪老师很是着急,对着正在看他爱人做的干菜烧肉的我们说:“如果不饿就回来再吃,马上就有游船出发赏新安江山水画廊,别把下午时间浪费了!明天去阳产土楼,顺便看看昌溪古村落。”  如释重负!有了被安排照顾的感觉,我们的行程有了导航灯!

      带着轻松,鱼跃青山绿水间,点点渔船默守着白面青砖马头墙。

      踏古迹,访古树,伴着春日和风暖阳,跳动的快乐早已融入山,渗入水,唯美了画廊……

      深渡藏龙湾人家老板娘拿手的江鱼真鲜嫩,不知道我何时才能找到代替它的美味,现在努动两下嘴还能溢出口水。  

 攀谈中感受着汪老师的博学、豪爽,不禁为相遇庆幸……他是个熟透深渡的人,深渡码头徽商的脚步、当代弄潮儿的思想……我不由地对深渡生出几分热爱……

    太幸福了!老板娘曾经任教过阳产小学,阳产村曾有汪老师外婆的家。

    “真巧,明天是星期天,我陪你们去阳产。”接着汪老师便是不停地**着电话,和爱人的商议。

     “明早六点起床,我联系那边熟人了,明早土楼雾景必须看。那里交通不便,不必浪费包车,我们骑电动车去,半路高坡骑不动就带你们感受徒步走进去,不受时间限制。”

    我怀疑自己的幸运,两个陌生的人在这个江镇能受到如此的礼遇,除了沸腾于心的感动、感激,还能说出什么呢?处身高科技发达的都市,人与人间彼此的防范就如钢制防盗网护着,路遇老人摔倒是否扶起要三思后行,慈善捐助要考虑单位上下等级关系来决定掏出人民币的大小……

    我们的思想何时可以想得单纯些?我们的行动何时可以挪得清爽些?

【二】 走入土楼: 颤动—— 感动——悸动

     真正体会到了做个真正教育者的可爱!羊肠小道,电动车爬坡开始吃力了,于是寄放农家准备徒步,农家大姐立即认出了教育能手汪老师,几碗热腾腾的稀饭,让急于赶路的我们全身一片温暖,我吃了天下免费的早餐,又免费搭上大姐拦下的村民过路车。

     6点50分我们的车停在阳产的村口,阳产村土楼依山而建,由山脚层层叠叠向山上矗立。

    我终于见到了这个让我未见心动的地方,内心一阵悸动,我知道我心灵深处的钢筋混凝土在剥落,我的灵魂还会颤动……

 

 

    沿着青石板台阶走入土楼,踩着历史的脚印深入……

    土楼的主人之一——郑大爷,汪老师学生的爷爷,77岁的老人,刚一进门便为我们沏了温暖的热茶,端上了一大碗烫滚滚的深山土鸡蛋,我一口气吃了三个,老人还在笑呵呵的说着:“多吃点,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茶,是老人初春从山中采来的初生茶尖,自己烘焙炒制而成。

     老人家带我们看了他的制茶小作坊,说他每年要喝二三十斤茶叶,都是这个小型机器加工的。

    老人家和汪老师拉着家常,向他展示自己的拳术,我听不懂老人的话语,总是闹笑话,好在我们有汪老师做翻译。

    老人家说,雾快从山脚涌上来了,让我们先去看土楼雾景,中午做饭等我们一起吃,我只是个山外来客,怎好如此打扰77岁的老人。掏出钱来 塞给老人,老人捂着口袋执意不肯,汪老师笑道:“老人不要钱的。”面对这么质朴的深山老人,满心都是感动,我不可以再增加自己的不安了,强行塞给无可奈何的老人。

     薄雾轻柔的自下而上慢慢缭绕着土楼,似仙如梦,那刻,忘记了呼吸,心跳却在加速……

     这曾经是汪老师外婆的家,留下他儿时无数美好记忆,还有熟识的村民。他趴在窗口不停的朝里深望,兴奋的像个当年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土楼颇有名望的书画名人郑小河老先生,他家土楼廊前养鸟栽花,室内悬字挂画,一幅幅获奖作品,一方方强劲的“龙”字,让人遐想,阳产确是藏龙宝地……

    对于我的到来,那狗没有睁开一眼,用它最踏实的梦证明,这里是一方和谐宁静的世界,我的来,你的去,于它而言,不惊不扰一往如前……

     土楼用它四百年的历史,建树出深山人的智慧、酝酿成浓浓的深山文化韵味……

     我纤细的脉搏感受着土楼深沉雄厚的心跳,就在那刻,我的心为你悸动……

     半山采茶阿妈告诉我们可以随意的采,

     我的脚已植入这方土,手已采下那片茶,也许,我就是前世被风吹出的那粒土,被你摘走的那片茶……

【三】  很想说声——谢谢

    21日下午两点多钟我们在不停的回望中作别土楼。

    “去古村落昌溪吧,不算绕路。”汪老师毫不犹豫的说。在他的引领下,我们一路骑行,半个小时候我 们以他朋友的身份走入了昌溪。

    我们的车停放进昌溪中学充电,这里有他同学好友,面对他们递过来的饮料,我摇头,因为我不爱喝冷冷的饮料,固执的偏爱一份热茶。我坐在中学办公室内,曾经教育经历的美好陡然涌上心头,暖暖地倒上昌溪朋友新煮的热茶,也许我忘了说声谢谢。

    在新朋友的带领下我们穿古巷,过木桥,寻木牌坊,  拜古井,访水碓……

    夜色中,我和友在汪老师夫妇的建议陪同下,听着“第一世家”的古老传说,和“他日若得凌云志,横铺直板到深渡”的徽商故事走入了深渡古巷……

【四 】 再见土楼, 再见深渡,再见深渡藏龙湾人家

         再见土楼,再见深渡,再见了——给了我家的感觉,灵魂温暖的深渡藏龙湾人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是土楼用山泥的芳香,是深渡用江水的清澈绵长,是深渡藏龙湾人家用徽商文化传统的魅力软化我夯实、已坚硬的心房,此刻再次悸动,暖意融融……



上一篇:阳产、文昌古道春之旅
下一篇:没有了

主办单位:黄山市歙州阳产土楼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©2017阳产土楼旅游 备案号:皖ICP备17012174号-1 技术支持:黄山智慧城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